《超维术士》正文 第2514节 亚美莎!

    !

    虽然安格尔对西比尔有些好奇,但他也没打算在此时去探究。

    对西比尔轻轻点点头,便示意梅洛女士继续前进。

    在接下来的两条走廊里,梅洛又连续发现了三个天赋者,这三个天赋者以其中一个胖子为主,有轻微抱团的现象。这倒是和当初安格尔是天赋者时,其他人都围着胡克迪克有点相似。

    而那胖子天赋者,显然对西比尔有点意思,总是不着痕迹的靠近西比尔,说几句没有营养的关心话。

    西比尔则一直维持着“冷漠小姐”的人设,无论那胖子天赋者说什么,西比尔最多“嗯”一声。但那胖子天赋者也不在意西比尔的冷淡态度,显然此前早就适应了对方的人设,还有点甘之如饴的味道。

    而在胖子天赋者缠着西比尔时,他那两个小弟中,一个面相有些滑头的则哈着腰来到安格尔身边。

    嘴里说着道谢的话,态度也恭维到极致,但眼神却很飘忽,似乎在思虑着什么。

    安格尔对他的心思了如指掌。

    就像当初富萨抱胡克迪克的大腿,可只要胡克迪克一不在,他就会缠上古德管家,各种嘘寒问暖,和今日这个滑头所为几乎没有差别。

    无碍乎,就是想抱大腿罢了。

    安格尔对这种想法也不反感,但将目标放到自己身上,那就不行。

    安格尔也没有对这个滑头小子做什么,淡淡的瞥了一眼,一丝威压释放出来,对方就如雷击般,动也不敢动弹。

    而这一丝威压也不是专门对着这滑头小子去的,其他几个人,包括西比尔和梅洛女士,也感觉到了。

    梅洛女士倒是能安之若素,因为安格尔显然控制了威压程度,在她能承受的阶段。但对其他几个天赋者来说,就像是天塌了一般,整个人都被压在了底下。

    其中滑头小子是最受罪的一个,因为他首当其冲,他的感受也最为深刻。他此时就像是躬身在山下的蝼蚁,面对这参天巨峰般的高山。

    他瑟瑟发抖,嘴里哆嗦着想说什么,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其他人也和他一样,仿佛乘坐在一叶扁舟上,却要去面对狂风巨浪的暴怒之海。

    每个人都很难受。

    还好,安格尔的一丝威压并没有存在多久,很快就收了回来。

    而此时,那滑头小子已然不敢靠近安格尔。

    梅洛女士看了对方一眼,就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她轻声叹了一句:“帕特大人已经算是温和派的了,如果换做其他人,譬如帕特大人的导师,你只要靠上去,没等你说话,你就已经死了。因为,作为巫师界底层之人,不经允许的靠近一位正式巫师,这是一种极大的失礼。”

    梅洛女士看似是在对那滑头小子说话,但实际上也是在向其他人警示。

    面对正式巫师,必须要抱以最大的尊敬。这便是巫师界的生存之道。

    或许是因为安格尔的那一丝威压起了作用,众人此时都不敢说话了,那胖子天赋者也不再跟着西比尔,而是默默的走在梅洛女士的身后。

    虽然梅洛女士说安格尔是温和派,但对巫师界还处于无知状态的他们可不信,只觉得如梅洛女士这般温柔的才是真正的温和派,所以他们也只敢跟着梅洛女士。

    梅洛女士看着身后的几个跟屁虫,有些无奈的向安格尔露出抱歉的眼神。

    因为这种以她为中心抱团,却将安格尔孤立在旁的行为,在谨慎礼仪的梅洛女士看来,也是一种失礼。

    为了不让这种失礼继续下去,梅洛女士不动声色的靠近安格尔。

    这下,她身后的几个天赋者就愣住了,这是该跟,还是不该跟呢?

    唯有西比尔,什么话都没说,继续跟在梅洛女士的身侧。

    因为迷雾幻术笼罩范围有限,他们在呆愣了几秒后,还是跟了上来,只是不敢靠近,相隔了两三米。

    “大人,请原谅他们的无知。”梅洛女士恭敬道。

    “我并没有生气,也不需要原谅。”安格尔说的也是实话,目前为止,这几位天赋者都还没有做出任何让他有情绪波动的行为。包括那滑头小子,正如之前安格尔所想,滑头小子想抱大腿的行为,他其实并不反感,但只要不是自己就行。

    在他们对话间,又一条走廊已经走过。根据安格尔的记忆,二层还剩下的走廊只有三条了。而这三条走廊里的人......几乎都是受过刑罚的。

    有些甚至****。

    安格尔沉吟片刻,问道:“还剩下几个天赋者?”

    梅洛女士毫不犹豫道:“三个人。歌洛士、布雷泽以及亚美莎。”

    “如无意外,他们应该就在前面几条走廊里,不过,希望他们能活着吧。”胖子看守不敢杀超凡者,但对于天赋者这种归属于凡人阶的,他却可以随意蹂躏。

    梅洛女士一开始还没听懂安格尔的意思,直到她亲眼目睹,新的这条走廊里那****的场景,终于明白安格尔为何要说:希望他们能活着吧。

    其他几位天赋者,也看到了监牢里那些或是瘦骨嶙峋,或是缺胳膊少腿,甚至满身血污躺在地上已经断气的人,作为没有见过太多世面的无知者,脸色瞬间煞白。

    他们此时也有些庆幸,他们并没有遭遇太多刑罚。

    或许是走廊靠后,那胖子看守懒得走过来,所以逃过了一劫?

    但事实其实和他们想的相反,胖子看守是知道他们是野蛮洞窟的天赋者,不敢对他们过多惩罚罢了。

    胖子看守虽然凶恶,实际上内心很门清,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

    像他去勒索的那几个超凡者,全是流浪巫师。真有靠山的,哪怕是凡人,他都不敢动。

    但他不敢动,却有其他人敢动,譬如......皇女。

    他们在新的走廊里没走几步,梅洛女士就发现了目标。

    “是亚美莎!”梅洛女士迅速的走到牢房门口,当看到亚美莎的惨状时,梅洛女士的脸色十分难看。

    安格尔也看到了监牢里的情况,他毫不犹豫的在监牢门口设置了一个幻境,阻拦其他几位天赋者的视线。

    梅洛女士对安格尔露出感激之色。毕竟,亚美莎此时的状况,并不适合被异性看到。

    “你进去吧,有需要叫我。”安格尔对梅洛女士道。

    安格尔所谓的“有需要”,自然是指治愈一类的术法。

    梅洛女士感谢的点点头,走进了迷雾之中。

    其他几位天赋者面面相觑,他们因为走在后面,什么都没有看到。唯一看到的,只有跟着梅洛女士一起的西比尔。

    不过,西比尔却是脸色难看,拳头捏的紧紧的,一句话也不说。

    其他人也不敢问,只能默默的待在牢狱门口,猜测着亚美莎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他们等待的期间,安格尔突然眼神一动,放向了不远处。

    那里没有任何人,但安格尔却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他想了想,操控着一阵迷雾,将那个位置笼罩了起来。

    随着迷雾的弥漫,一个红发的身影出现在了他面前。

    ......

    另一边,牢房里。

    梅洛女士满脸心疼的走到亚美莎身边。

    亚美莎此时躺倒在地,上半身的衣服还在,但下面却破破烂烂,血污几乎染满了她腰部以下。

    除了下面的伤外,亚美莎的脸上,也被划了几刀,看上去可怖又狰狞。

    亚美莎此时已经没有了意识,但胸口还有轻微起伏,应该还活着。但,也只是残烛,随时都会熄灭。

    可就算处于晕厥状态,当梅洛女士的脚步靠近时,亚美莎的身体依旧明显颤抖了一下。

    这是习惯性的恐惧造成的。

    梅洛女士见状,更加心疼了。

    亚美莎的出身本就不好,父亲是谁不知道,而她的母亲是一个靠着出卖身体赚钱的女人。生了六个娃,活下来也只有两个,亚美莎是其一,另一个是半年前母亲死后,就独自出外流浪的兄长。

    亚美莎之前一直生活在垃圾场附近,靠着别人的厨余过活,本来这已经够凄惨了,没想到如今还遭逢这般劫难。

    梅洛女士一边感叹,一边检查起亚美莎的伤势来。

    一开始,梅洛女士还以为亚美莎是被人侵辱了。但仔细检查后发现,似乎并非如此,更像是被上了某种刑具。

    脸上的伤只是小伤,肚子里的伤才是大伤,因为有内部破裂,出现了大出血。

    污秽之物混杂进体内脏器,这才是亚美莎最大的伤势。

    如果不及时清理治疗,亚美莎活不过今天。

    梅洛女士会一些治愈术,但治愈术只是愈合伤口,想要清理那些内部被污秽沾染的脏器,却是做不到。

    就算是剖腹,一点点清理,也不见得能彻底清理干净。而且,这对亚美莎也是一种伤害。

    无奈之下,梅洛女士只能向外面的安格尔发出了求助讯号。

    很快,牢房里便来了人。

    只是让梅洛女士没想到的是,除了安格尔外,还有一位红发的青年出现在这里。

    而这位红发青年,梅洛也不陌生,毕竟认识正式巫师,避免得罪,本身就是学徒的必修。

    “红剑”多克斯!

    “啧啧啧,真是可怜。看伤势,估计是被门口那跷跷板给搞的。那么粗的尖钉,那个皇女还真能想得出来。”多克斯感慨道。

    安格尔一看这伤势,也猜出了是那跷跷板弄的,胖子看守是不敢做的,能干出这件事的,只有那所谓的皇女。

    “红剑大人,你确定这是那皇女做的?”梅洛女士压抑着情绪,也没去打听多克斯为何会在这,反倒是直接问道。

    “你认识我?哈哈哈,果然我的名声很大。”一阵大笑后,却没人回应,多克斯也不觉尴尬,继续道:“肯定是她呀,我在城堡里转了一圈,里面几乎所有女人,包括女骑士,脸上都被划了刀痕。那女人啊,不对,那小屁孩啊,也不知道是谁教出来的,心性扭曲的不像个人,更像是恶魔。”

    亚美莎脸上也有同样的划痕,从这也可以看出,这是皇女所为。

    “我明白了,谢谢大人告知。”梅洛女士眼底闪过一丝怒意,不过,她很快就收起了无端情绪,现在更重要的还是救下亚美莎。

    梅洛女士将希望的眼神放在安格尔身上。

    安格尔则用精神力,对亚美莎进行了一个全面的检查。

    在他检查的时候,一旁的多克斯却是说着风凉话:“这伤势想要彻底救回来,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那些污秽已经蔓延,体内脏器开始衰竭,除非衰竭逆转,污垢彻底清除,否则基本不可能活的。”

    “你能救?”安格尔此时已经检查完成,站起身看向多克斯。

    多克斯尴尬一笑:“以前我有瓶秘药,哪怕全身都烂了,都能救回来。但现在嘛,我......”

    “不能救,你还那么多话。”安格尔偏过头,懒得理会多克斯。

    紧接着,安格尔从手镯里取出了一张散发着淡淡白光的皮卷。

    随着皮卷的展开,哪怕没有被激活,一股圣洁的力量已经开始慢慢的逸散开来。

    “这是什么,魔纹皮卷?”多克斯好奇的看过来:“我怎么感觉到一股神秘的气息,这该不会是神秘皮卷吧?”

    “只是蕴含神秘气息,与神秘皮卷相距还远着。”安格尔淡淡道。

    这是“日光花园”的魔纹皮卷,当初在冯的画中世界,安格尔为了测试疯帽子的加冕,画的一种魔纹皮卷。

    “日光花园”有自洁、神圣治愈、防污、恒温、简单的防御,以及恢复体力精力等作用。

    再加上白帽子的加冕,这张日光花园皮卷,效果更甚。足以用来应对亚美莎的伤势。

    有日光花园的自洁效果,配合神圣治愈,亚美莎体内的脏污还有脏器衰竭,都会得到较好的恢复。

    当然,安格尔其实还有其他的治疗方法,不过总会留下一些隐患。

    只有使用日光花园,才能够让亚美莎彻底的痊愈,潜力也不会被消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