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千二百五十章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宁玄,你今日又想偷偷跑出去啊!”

    “赶紧回去,你爹你娘要是知道你不见了,得多着急?”

    一个手臂粗壮无比的大妈一手提着一道小身躯,从大门前一路提溜到了宁牛夫妇所居住的院子。

    “吴婶,我说过了,我叫宁奇。”

    宁奇微笑道。

    转世到阳间过去了一年,他一岁了。

    这一年里,无论他如何试图修行曾经的功法,都不见半点效果,渐渐的,宁奇已经猜到阴间的功法在阳间可能根本不起作用。

    一开始,大家因为他身怀灵根,会有些敬畏,平时都不敢怎么靠前,可随着时间的渐渐推移,众人已经断定宁奇的灵根就如紫阳真人所说的那般,乃是废灵根,根本无法踏足修行之道,众人对宁奇的敬畏便成了好奇与戏谑。

    偶尔有人见到他,还会逗他说等他以后修仙了,要好好的关照他们。

    可他们心中都知晓,宁奇是无法踏足仙门的。

    “吴婶又麻烦你了。”

    宁母刚浆洗了一盆衣物,便见到宁奇被吴婶提溜而来,哪里不知道她这儿子又跟以往一样,打算偷偷溜出去。

    “唉,你家这孩子,虽然按照那位仙人的话,无法踏足仙门,不过毕竟是有灵根在身,比寻常小孩聪颖太多了,这么小就能跑能跳,你还是得好好看着啊,免得哪日就被偷偷抱了去。”

    吴婶念念叨叨,最后在宁母再三保证之下才转身离去。

    “玄儿,你怎么又偷跑出去?”

    宁母目光严厉的看向宁奇。

    “娘,我只是想出门走走。”

    宁奇轻轻叹了口气。

    宁母脸上的严厉之色渐渐松垮,随后换上了一脸的慈笑,她轻轻摸了摸宁奇的脑袋:“娘知道你生来就十分懂事,在宁府里呆了这么久,会有些闷。

    可你现在还没长大,独自一人出了宁府可能就被花子给拍走了,娘可不希望你到时候断腿断手的出现在娘面前。”

    “我知道了。”

    宁奇微微点头。

    地狱难度啊。

    他只想趁有限时间,出去看看能否寻到点线索,要是能探听到跟鸿钧有关的事情,他也能知晓以后该如何着手。

    要是他这一世真的无法修行,凡人最多只能活个七八十年,想在这点时间里把方冷茗她们的转世身都找出来,着实太难了。

    顿了顿,宁奇一脸诚恳的看着宁母:“娘,我叫宁奇。”

    “好了,你的名字是老爷给取的,不能乱改。”

    宁母笑着拍了拍宁奇的脑袋,“娘要去洗衣裳了,你回房间呆着,等娘洗了衣裳便做饭给你吃。”

    “那我回房间了。”

    宁奇点点头,转身回了房间。

    他盘膝坐在床上,念头中闪过一套套曾经修行过的功法。

    大概坐了半个时辰左右。

    宁奇睁开双眼,再次叹了口气。

    不行。

    无论是武道,还是仙道,他曾经所通晓的一切,在这一界都没任何用处。

    “系统啊系统,我能保全记忆,说明你就还在我体内,你打算何时激活,能否给个准信?”

    宁奇喃喃自语:“难道说你到了阳间,也就没以前那般手段了?

    可就算如此,也依然是件特殊的法宝吧?”

    没有任何动静。

    宁奇摇摇头,直接躺在床上睡了起来。

    又过几日。

    他生日到了。

    本以为今年生日会是宁牛夫妇跟他一起度过,没想到宁母急急忙忙的给宁奇找了一身颇为干净得体的衣裳穿上,然后抱着他就走。

    “娘,我们去哪?”

    宁奇道。

    “你忘记了?

    大公子和二公子也是今日生日,老爷念在你爹今年一直帮他打理城外的石矿,特意让我带你一起去参加此次的生日宴。”

    宁母有些开心的道。

    她低声念叨着:“两位夫人应该会打赏几两银子下来,那这个月又能给你添点衣裳,马上要过冬了……”宁奇沉默。

    生日宴啊。

    过冬要添衣裳啊。

    他已经多久没有过春夏秋冬的概念了?

    凡人的生活。

    久违了。

    生日宴上非常热闹,宁奇被宁母抱着坐在角落的一桌,今日的生日宴主角,自然就是那两位与宁奇同岁,被养得肥嘟嘟的大公子和二公子了。

    宁家家主的大儿子跟二儿子分别坐在他两侧,然后他们身边是各自的夫人,只见主桌上,摆着无数小物件,两位公子被放在桌上,任由他们抓取这些物件。

    很快,大公子抓到了一支桃木剑。

    众人连声喝彩。

    “大公子日后必定是人中龙凤,成为仙门中人啊!”

    宁家家主喜笑颜开。

    他的大儿子也非常高兴,与自己夫人双手紧握。

    二儿子见状,连忙看向自己的儿子,当初在测试资质的时候,他儿子就没得到紫阳真人看好,没有得到赐名,他不希望这一次也落于人后。

    “抓了抓了,是金元宝!”

    “二公子日后必定腰缠万贯啊!”

    众人惊叹。

    宁家家主的二儿子见状,脸色有些失落。

    不过宁家家主却很开心,“金元宝好啊,炎东日后同样能踏足仙门,若可以在仙门中置办下产业,就能辅佐炎庆修行了!”

    “爹说的极是。”

    二儿子一脸赔笑。

    突然,宁家家主目光落在远处的宁母身上,大笑道:“宁玄也来抓一抓!”

    “宁玄?”

    众人神色有些古怪。

    不管怎么说,宁玄可都是奴仆的身份。

    今日能在这里一起参加生日宴,那已经算是极为开恩了。

    眼下也让他跟大公子和二公子一样,上桌抓周?

    “老爷,这可使不得。”

    宁母连忙推辞。

    “有何使不得,宁玄也有灵根,而且自小就挺聪颖……”宁家家主看了两个正在呵呵傻笑的孙子一眼,又看了看宁奇望他的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神,心中不禁感叹。

    只要是身怀灵根,那必定不是一般人啊。

    “我看好宁玄,以后他在宁家要担当大任的,抱他过来抓周。”

    宁家家主不容置疑的道。

    宁母见状,只能带着宁奇来到主桌前,面对着主桌上各位贵人的目光,她有些不太自在。

    “娘,我要那个。”

    宁奇突然开口,指着桌上其中一物道。

    众人心中暗自惊叹。

    一岁的小儿虽然有些也能走能说,可是说话并不像宁奇这般有条有理。

    “书?

    你要书?”

    宁家家主微微一怔,随后又有些惊讶的站起身,目光死死盯着宁奇。

    “嗯,我想读书。”

    万般皆下品,既然暂时无法修行,那就惟有读书高了。

    读书,是宁奇所能想到短暂改变自己人生命运,让自己日后能掌握更多手段的捷径。

    “哈哈哈!读书好啊!我宁府也要出个秀才了!”

    宁家家主高兴的大笑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