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七十四章 浪神机的下场!

    “居然有这样的事情!”

    “这手段真是骇人听闻!”

    “真是毛骨悚然,卑鄙无耻,置天庭律法不顾!”

    “好一个浪神机,居然仰仗权利,乱杀无辜,为了七大天府斗法无所不用其极,手段残忍!”

    “这背后肯定有冥墟天王的撑腰!”

    浪无边提供的水幕证据让诸多人变色,羽天化,戈天败,司马皆空,太史幽魂,皇莆纵等三大天洲的诸多大佬议论纷纷,脸上带着震怒之色,他们的身影走了上去,以半圆形将浪无边围住。

    “咔嚓!”

    冥墟天王脸色阴沉的可怕,他发丝舞动,冒出邪恶漆黑的气流,这些邪恶的气流焚烧,化为邪恶的火焰。

    渗人的眸子盯着浪无边。

    “浪无边,你个杂种,你血口喷人,浪家这些年白养你了!”

    浪神机指着浪无边厉声吼道,他脸都绿了,根本没有想到浪无边不但背弃浪家,还反咬他一口。

    “哈哈.!”

    浪无边闻言仰天怒极狂笑着道:“浪家这些年没有白养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浪家,捍卫浪家的信誉,揭发你这个丑陋脏脏的小人!”

    “噗!”

    浪神机闻言仰天吐出一口鲜血。

    “浪家指使他除掉我,不过浪兄是非分明!”

    林枫的身影也走了上去声音慷锵有力的道:“协助我将浪孤峰这个违背天庭的人绳之以法,我化成浪孤峰的样子才得意脱身,再脱身的过程之中还发生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诸位请看!”

    说话之间他伸出手,手掌心出现一片水幕。

    正是浪神机和他的对话,对话之中让林枫化成的浪孤峰除掉浪无边,达到灭口的目的。

    这一幕让许多人天洲的大佬忍不住背后升起凉气。

    “小杂种!”

    浪神机眼神怨毒的看着林枫一眼。

    “手段血腥,残忍!”

    司马皆空的身影走了上来冷冷的道:“真是佩服浪家的手段,此等手段,让人寒心!”

    “何止让人寒心!”

    百里风凶冰冷的声音响起道:“让浪家所有的弟子都寒心!”

    “长见识了!”

    羽天化嘲讽的声音响起道:“不把家族弟子当人看,浪无边也是浪家的一位天骄,可惜了。”

    “这件事情我们要为浪无边正名!”

    太史幽魂冷冽的声音响起道:“不是他背弃浪家,而是浪家将他当做一颗棋子,一颗弃子!”

    “不,他没有背弃浪家!”

    百里书生的身影他踏前两步朗声笑着道:“是浪神机背弃了浪家,此等做法简直自毁前程,背弃天庭,人神共诛!”

    “哈哈.!”

    澹台红日狂笑的声音也响起道:“一些人曾经给我喝下噬心天根,你可曾想到有今日的下场,我看浪家的天王如何秉公处理!”

    一尊又一尊大佬出来指责,嘲讽浪家,让浪神机气吐血几次,浪家其他高层更是面色阴沉,冥墟天王的脸彻底变绿了,他神色狰狞无。

    他渗人的目光看着浪神机,恐怖无边的杀意疯狂涌出。

    “冥墟!”

    皇莆南山的身影笑着走了出来道:“他犯天大的错误,也是天庭高官,这件事情就交给申屠大人处理,也唯有申屠大人才有权利处理他!”

    “好,好!”

    冥墟天王闻言声音冰冷彻骨的道:“请申屠大人严格处理!”

    申屠福神色威严,目光深沉道:“浪神机擅自指使他人杀戮天庭高官,触犯了天庭律法,本身是执掌天罚的高官,知法犯法,罪加一等,直接就地处决,不过念其有功天庭,私刑免除,关押进入泥犁天天牢10000天年,永不叙用!”

    说话之间他拿出一张炫金色的天纸。

    在上面勾画出许多炫金色的大字,正是他所说的话,而后在上面盖上天印。

    顿时这一张炫金色的天纸焕发出耀眼的光芒飞向了浪神机。

    “多谢申屠大人!”

    浪神机面如死灰,恭敬的跪在虚空之中,将这一张炫金色的天纸捧在手里。

    “林枫府君虽然被迫害,可毕竟擅自逃离天牢,特免除在任所有薪水!”申屠福目光扫视着林枫的身影道,他再次拿出一张炫金色的天纸扔向了林枫。

    “多谢申屠大人!”

    林枫恭敬的叩首行礼道,双手捧起这一张世界天纸。

    “浪无边大不畏强权,大义灭亲,忠于天庭,奖励100万军功点。”

    申屠福的目光落在浪无边的身上朗声宣布道,而后他也拿出一张世界天纸,扔给了浪无边。

    “谢谢申屠大人!”

    浪无边闻言神色带着几分激动,慌忙叩首行礼接过这一张世界天纸,而后慌忙道:“我还有一事禀报!”

    “哦,你尽管说!”

    申屠福看着浪无边沉声道。

    “我想辞去现在的职务,恳请大人亲自签字!”

    浪无边慌忙站起身来,来到申屠福的面前跪下道,说话之间他从身上拿出一张世界天纸,写着一份天庭卸任申请。

    在天庭,任何天庭高官想要离任都要申请,批准,一般情况下浪无边寻找浪神机即可。

    可如今浪神机算是废了。

    申屠福目光深沉的盯着这一张世界天纸,他望着浪无边沉声道:“不必卸任了,我现在将你调往泥犁天,前往泥犁天的一处天牢之中,看管天牢!”

    “泥犁天?”

    浪无边闻言神色狂喜,慌忙叩首道:“多谢申屠大人!”

    “哗啦!”

    申屠福再次拿出一张世界天纸丢了出去,上面印着泥犁天的天印,直接落在浪无边的面前。

    浪无边慌忙接住,再次叩首拜谢。

    申屠福微微点头,他神色威严,转过身望向冥墟天王道:“冥墟,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我就不上报天君了,你好自为之!”

    “多谢申屠大人!”

    冥墟阴沉的脸色缓和了下。

    “诸位,告辞!”

    申屠福望了一眼众人,而后他大袖一挥将浪神机卷入袖袍里面,而后他的身影踏空走向遥远的天际消失了。

    冥墟天王的目光再次变的森冷起来,他的眼神越来越阴鸷,寒冷,扫视向林枫和浪无边的身影。

    “冥墟,什么时候结算赌注?”

    皇莆南山笑着走了上来,挡在林枫和浪无边面前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