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二十六章 对峙天候!

    “南山.天王!”

    百里风凶看到来人,他脸色渐渐阴沉下来道:“你什么意思?这是我们百里家的事情,更是纪元天洲的事务,请不要干涉!”

    “我并非干涉百里家的事情,也不想干涉纪元天洲的事情。”皇莆南山神色威严道:“正如林府君所言,你冒犯了天帝,其罪当诛!”

    他的声音无比的威严。

    他的声音比那寂灭天音还恐怖百倍不止。

    响彻方圆数千万里的时空之中,数千万里时空颤抖,整个纪元天王殿都被震的颤抖不已。

    他身上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煞气。

    “我擦!”

    “皇莆天王这么激动干啥!”

    “他真的相信林枫的胡扯了。”

    “这不是相信林枫胡扯,你们没看到吗?这位皇莆天王非常看重林枫,主动为林枫撑腰。”

    “我擦,这里面有玄机!”

    许多人看着这一幕议论纷纷,尤其那些纪元天洲的门阀,百里家,太史家等门阀抱着看笑话的态度,连他们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一幕,那冥墟天王更是一愣,目光闪烁不定。

    “南山天王.你也相信这逆子之言!”

    百里风凶目光深沉的看着皇莆南山沉声道,说话之间他身上也爆发出一股惊天动地的气势。

    一股炫金色的光芒冉冉而升。

    辐射数千万里的时空,他背后其他百里家的强者纷纷联袂上前,各个虎视眈眈的盯着皇莆南山。

    “哈哈.!”

    皇莆南山仰天狂笑着道:“一群蝼蚁而已,也罢,我今日亲自出手将你这藐视天帝的贼子诛杀!”

    “轰!”

    皇莆南山的身上升腾起一股白金色的光芒。

    这白金色的光芒越来越耀眼,以皇莆南山为中心,辐射近亿万里时空,这鸿沟天山剑顶上犹如升起一轮天日一样,耀眼刺目,这些光芒化为洪荒天潮,直接席卷向百里风凶。

    “轰隆!”

    一声剧烈的碰撞爆发。

    白金色的光芒和百里风凶身上的炫金色光芒撞击在一起,爆发出滔天洪流,那炫金色的光芒直接崩溃在虚空之中,而百里风凶的身影犹如遭受雷击一样,他的身影退后数十步。

    “噗!”

    他嘴里吐出一口鲜血。

    脸色惨白如纸,而那背后的百里家众多高手根本来不及出手。

    皇莆南山杀意冲天,他龙行虎步,杀伐果断,眼神冰冷,身影刹那间出现在百里风凶的面前,一道凌厉的指光从指间横空而出,这指光直接刺杀向百里风凶的龙骨,这一指带着浩浩荡荡的杀伐之力。

    杀伐之力逆天!

    众人勃然失色,没有想到皇莆南山说杀就杀,对这百里风凶真的动了杀机。

    这是他们不曾想到的事情。

    哪怕申屠西岭等一帮申屠家的人也变色。

    “铮!”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天王座下踏空而出,这人气势宏伟,神色冷峻,他的身影出现在百里风凶的面前,手捏剑指,直接截住了皇莆南山的手指。

    “铮!”

    一道刺耳的金石碰撞之声炸响在虚空之中。

    俩道强大的指力撞击在一起!

    爆发出灿烂的华光,华光辐射亿万时空,将整个鸿沟天山都包围在其中了,华光一闪而逝。

    俩道身影退后两步。

    这俩人正是皇莆南山和冥墟天王。

    “冥墟天王,你管教无方!”

    皇莆南山神色威严的看着冥墟天王道:“此人藐视天帝,论罪当诛,我为天庭臣子自然有责任,哪怕纪元天洲的事情我也责无旁贷,昔年纪元天洲被太厄天洲围攻,差点全线崩溃,是天判天洲支援!”

    “皇莆兄,我又没说不惩戒他!”

    冥墟天王望向皇莆南山沉声道:“只是如此杀戮,岂不是自毁长城,让东天庭太厄天洲的人耻笑。”

    “哦!”

    皇莆南山目光深沉的看着冥墟天王道:“希望你给我一个交代,给天庭一个交代!”

    “皇莆南山.!”

    百里风凶闻言神色狰狞,发出一丝低吼。

    他只是管自己的家事而已,就被罗列了一窝罪民。

    “哦,你不服气可以去泥犁天上告我!”皇莆南山背负双手看着百里风凶目光深沉的道。

    “好,好,好!”

    百里风凶目光阴沉的盯着皇莆南山道:“这件事情我会亲自谢罪,不过我管理百里家的事情,任何人也无权干涉!”

    说话之间他目光阴鸷的扫视了一眼百里溪水。

    百里溪水脸颊绝美,神色反而有几分恬静,嘴角溢出一抹鲜血,带着几分凄美之色。

    “哦,我是无权干涉百里家的事情。”

    皇莆南山闻言负手而立道:“我也没想过要干涉百里家的事情。”

    “好!”

    百里风凶转过身,目光阴沉的看着百里溪水道:“百里阁主,你可知罪,我带你回百里家受审!”

    百里溪水闻言银牙微咬,她刚想说话的时候,林枫的身影再次走了上来,挡在了百里溪水和百里风凶的中间。

    “她目前不能随着你回去受审!”

    林枫看着百里风凶道:“她首先是天庭的官员,接着才是百里家的成员,难道百里家的地位高于天庭?难道百里家有谋反之心?”

    “小子!”

    百里风凶闻言气的脸色铁青,指着林枫目光渗人道:“你,就凭你也想干涉我百里家的事情。”

    “百里风凶,他没有干涉!”

    皇莆南山笑着道:“他所说句句为实,天庭的利益高于个人,高于我们天界任何一个门阀家族,谁若是心中不服,谁就是谋逆之心。”

    “好!”

    百里风凶闻言指着林枫道:“林府君,给我一个理由,给我一个理由,我看你能拿出什么理由。”

    “理由很简单!”

    林枫看着百里风凶冷笑着道:“我是蛮荒天府的府君,她是蛮荒天府的阁主,我需要百里阁主配合我执行一场任务!”

    “哼!”

    百里风凶冷哼一声道:“执行什么任务?我可以调遣其他人给你!”

    “不行,这个任务非比寻常。”林枫神色严肃的看着百里风凶道:“我已经安排好了,若是撤换人,我们整个蛮荒天府城会崩灭,这个损失你百里天候大人承担得起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