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一十三章 人心所向!

    “参见府君!”

    “参见府君!”

    “参见府君!”

    雷泽广场上黑压压的,无数底层天神将雷泽广场都挤满了,这些天神纷纷单膝跪在地上叩首行礼,这是发自内心肺腑的行礼,许多天神望着林枫的眼神带着不舍和挽留。

    这一幕让黄大师,东敖日,猪大师,剑血影等麾下震撼,他们望着黑压压的人群一脸惊容。

    而林枫同样也惊讶不已,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不知道为何,在这一瞬间他的双眼一阵暖流流淌,有种想落泪的感觉,他心中感动不已,仰望着黑压压的无数的天神张口欲言。

    这些人都是底层的天神,不管在哪里,站在金字塔巅峰的永远是少数人,而大部分的人属于底层。

    “大人.。”黄大师望向林枫,他这一生从来没有像这样震撼过。

    林枫闻言缓缓的伸出手,他的身影踏空走向虚空之中,望向雷泽广场上的无数天神道:“看到这一幕,乃是我一生之中最为感动的时刻,谢谢诸位天神兄弟的支持,林枫拜谢。”

    说话之间他弯腰恭敬的对着无数的天神行礼。

    “大人,你折煞我们。”

    “大人,没有你我们许多人丹田宇宙早就崩了,你又传授雷泽天府众生之法,大人是这雷泽天府无数天神的再生父母。”

    “大人,你在任一日,省却他人千百天年。”

    “我们肯定大人留任!”

    “我们肯定府君大人留任!”

    就在这一刻许多的天神望着林枫纷纷的道,尤其一些天神听到林枫的话热泪盈眶,许多人激动的吼起来,吼着让林枫留任,而且呼喊的声音越来越多。

    开始的时候只有数百道声音。

    而后数千道。

    紧接着数十万道。

    最后这吼声大道了亿万道,越来越多,汹涌澎湃。

    林枫听着这些人的吼声,他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笑容,而后望着无数的天神,缓缓伸出手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顿时这雷泽广场上无数的吼声沉积下来,再次恢复了平静。

    “诸位天神兄弟。”林枫望着雷泽广场上的天神朗声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相逢乃是命运使然,离去亦是命数,雷泽天府环境恶劣,我希望诸位天神兄弟能精心修行,悟我传法,踏上更高的层次,我心里面就欣慰了。”

    他的目光深处露出一丝决然,嘴角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对着无数的天神挥挥手。

    而后他的身影踏向虚空之中。

    东敖日,黄大师,猪大师,剑血影等人跟在林枫的身后离去。

    “大人,不要走!”

    “大人,我们希望你留任!”

    “大人,一路顺风!”

    “大人,一路顺风!”

    “大人,一路顺风!”

    雷泽广场上的无数天神看着林枫离去的背影,各个带着不舍,许多天神明知道不能挽留林枫,依然呼喊着希望林枫留任,而更多的天神跪着林枫离去的方向叩首再次行礼。

    然而就在这一刻,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一些跪地叩首的天神上忽然飞出一道乳白色的光束,这些乳白色的光束犹如丝线一样纤细,直接划破长空落入远去的林枫身上。

    开始的时候有数十道。

    可是这雷泽广场上越来越多的白色光束横空而起,密密麻麻,一分一秒暴涨,成几何倍的增长。

    一个呼吸的时间已经暴涨到近百万道。

    百万道乳白色的光芒全部划破长空落在林枫身上,林枫的身影停滞在虚空之中,而且这些白色的光芒带着浩荡宏伟的力量,将猪大师,黄大师,剑血影等人的身影直排斥开了。

    几人的身影纷纷退后数百里。

    “大师,这是怎么回事?”剑血影美眸望向猪大师道,毕竟猪大师的修为最为高深。

    “猪大师!”黄大师,东敖日,司空飞,司马冷,戬阁主等一帮人纷纷望向修为,见识最深的猪大师。

    “这好像是信仰.之力。”猪大师看着这一幕勃然变色道:“奇怪,据我所知在天府之中,这些人若是信仰府君的话,这些信仰之力会聚集在天印之中,可是这为何.。”

    “因为此刻天印已经是无主之物。”就在猪大师声音落下来的时候,北方的虚空之中响起了威严的声音。

    虚空之中走来俩道身影。

    这俩人正是鸿一线,沧深渊俩人,俩人身穿大衍天洲使者服饰,各个神色震撼的望着被那无数的乳白色光芒包裹的林枫,而且雷泽广场上飞出的信仰之光越来越多,此刻聚集了数百万道。

    这些信仰之光有不止源于那些底层天神。

    还有一些光芒源于雷泽天府的一些门阀势力,比如雷家等大家族,这些区域飞出的信仰之光非常恐怖,一道光束比得上普通天神数百道,而林枫的身影早已经淹没在其中。

    “参见俩位大人。”猪大师,东敖日等人纷纷望向俩人行礼。

    “无须多礼。”沧深渊神色复杂道。

    “敢问大人,这个不会不会?”剑血影神色忧虑的望向沧深渊和鸿一线俩人道,在天庭搜集信仰之力是最忌讳的事情。

    “无须担心。”鸿一线笑着道:“他并没有违背天庭律法,他临走的这一刻让这么多天神送行,证明他得人心。”

    “那就好!”

    众人闻言纷纷松了一口气。

    “可惜了。”

    沧深渊望着鸿一线神色复杂。

    “此事我必然上奏天王。”鸿一线神色严肃道:“让他延缓几日上任。”说话之间他拿出一份天王奏折。

    只是这份天王奏折更显得上档次,天金色,上面铭刻着缥缈天王的画像,栩栩如生,犹如缥缈天王亲临一样。

    沧深渊看着鸿一线手中的奏折目光微微一缩。

    天王奏折分许多种。

    其中有一种最高档次的,可以直接沟通天王,他们这些使者每个人手里不超过三份,使用一份少一份。

    而鸿一线使用一份。uju0

    “也罢,我也上奏天王,我们俩人共同阐述此事,让林府君推迟时间上任,多做出一些准备。”沧深渊犹豫了下咬咬牙道。

    说话之间沧深渊手中也浮现出一份天王奏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