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零四章 郁闷的公羊家!

    “天门的力量?”

    “主人要尝试攻击天门?”

    “天门的力量纵然是上部天神也难以攻破!”

    剑血影,司马冷,司空飞,拱残刀四人听到林枫的话纷纷震撼,林枫刚迈入下部天神境界就要攻击他们以十方天门杀阵化出的虚幻天门,这让他们感觉到林枫不自量力。

    “不错!”

    林枫负手而立望着四人笑着道:“我半步天神境界的时候,就可以轻易击毙下部天神,如今踏入下部天神境界,我的战斗力飙升一个大层次,我想试试我的最强攻击力。”

    “哈哈,好,主人你无法撼动我们的虚幻天门。”司马冷,司空飞等人纷纷望着林枫道。

    “轰!”

    就在这一刻笼罩着这片时空之中的虚幻天门缩小,漂浮在这片时空之中,这虚幻天门的力量比数日以前更胜一筹,这是剑血影等四人几日来苦修大命运天术带来的结果。

    天门气息巍峨。

    带着无匹的霸气。

    “铮!”

    一道刀鸣之声响起。

    林枫身上爆发出耀眼的白光,一股霸道绝伦的刀意从他的身体里面冉冉升起,这股刀意让剑血影,司马冷等人勃然变色,因为他们已经感触到这股刀意已经威胁到他们的生命了。

    “铮铮.!”

    就在他们震撼的时候刀鸣之声响起。

    这股强大的刀意越来越恐怖,林枫身上的白光越来越旺盛,他的手掌西浮现出一道凌厉的刀芒,这一道刀芒散发出渗人的气息。

    “铮!”

    他大手一甩。

    这一道刀芒横空而起,化为惊天刀光,划破长空狠狠的轰击在虚幻的天门上。

    “轰隆!”

    两者撞击在一起顿时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力量波动,而这虚幻的天门颤抖几下,震荡出毁天灭地的力量,直接将这一道惊势刀芒震碎,可纵然如此,虚幻的天门上留下一丝淡淡的刀痕。

    这一幕让司空飞等四人震撼不已。

    能在上面留下刀痕的,已经直逼上部天神的攻击力了。

    然而林枫只是一个下部天神,居然也能做到这一步,这攻击力逆天。

    “主人的攻击力恐怖,直逼上部天神。”司空飞望着林枫惊叹道:“真的难以想象。”

    “这有什么稀奇的,主人在半步天神的时候,秒了下部天神,如今再提升一个大层次,秒中部天神,直逼上部天神没问题的。”司马冷笑着点评道。

    “这么强大的攻击力有着缺陷。”林枫负手而立望着众人笑着道:“我只能攻击三次,事实上我的正常攻击力比中部天神强大三分而已,施展强大的天术,直逼上部天神。”

    “已经很逆天了。”司空飞,司马冷等人闻言一怔道。

    “好了,我们先去炫星矿区,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炫星矿区化为沼泽。”林枫望向四人道:“我得到的那些万毒天莲全部放入其中。”

    “全部放入其中?你那些万毒天莲会被那一株上品天药级别的万毒天莲吞没。”司空飞,司马冷等人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错,我就是让其彻底吞没。”林枫负手而立道:“事情要做就做绝一些,随着时间的流失,万毒天莲的根系会渗透矿区,吸收着矿区之下的一些天石力量,然后再融合其他万毒天莲的力量,就能成长出一株顶级天药级别的万毒天莲。”

    这是林枫从天噩录上看到的一些记载,记载着万毒天莲的生长过程,吞噬血肉,吞噬天石,吞噬其他品级低的万毒天莲,成长的尤其恐怖。

    “顶级天药级别的万毒天莲!”司空飞等人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主人这是大手笔,这种级别的万毒天莲价值连城,能成为主人的强大助力。”

    “我要的正是这个效果。”林枫望着星焰天府的方向冷笑着道:“公羊家,算他们倒霉,现在就出发。”

    “好!”

    司空飞,司马冷等人闻言自信的笑着道,如今林枫踏入新的境界,攻击力最强直逼上部天神,再加上他们四人联手,足以在星焰天城之内立足了。

    “轰!”

    十方天轿出现在虚空之中,而后划破长空而去消失不见了。

    星焰天府之外,整个炫星矿区都被沼泽覆盖了,上空毒气森森,巨浪滔天,阴风四起,纵然是上部天神也不敢深入其中,矿区的岩石每日被腐朽着,那一株上品天药级别的万毒天莲开始将根系渗透地下。

    吸收着天石的力量。

    而且许多毒气顺着根系渗透里面,将一些天石变毒,这些天石就成为废品了。

    这一切让公羊家的人痛心不已,这几日他们寻找林枫的下落,可是用尽了手段,也没见到林枫的身影。

    沼泽边缘,

    公羊刃面色阴沉如水,目光渗人的看着这片炫星矿区,他的背后跟着几名公羊家的高手和胤鲸,胤鲸属于天罚处,这次星焰天府这边为了安抚公羊家,就派遣了胤鲸为代表的人驻扎在这里。

    美其名曰抓捕贼人木大师。

    可实际上没毛用。

    而胤鲸也知道这是星焰天府的安抚,所幸就远远的守着这片沼泽。

    “家主,只能从地下打洞开采。”一名公羊家的高手望着公羊刃沉声道:“这样能挽回一点就挽回一点。”

    “哦,若是出现塌陷呢?”公羊刃面色深沉的望着沼泽深处道:“纵然是上部天神被埋没在里面,也要掉半条命。”

    “这个.”这位公羊家的高手神色尴尬不已。rz90

    “其实这种办法未尝不可,一位上部天神施展力量扛着。”胤鲸神色认真的看着公羊刃谏言道。

    “哦,你让一个上部天神施展力量扛着?一位上部天神力量耗尽,能开采多少上品天石?”公羊刃望着胤鲸像是看白痴一样。

    “这个真没有其他办法了。”胤鲸闻言面色微微一沉道:“这人精通隐藏之术,纵然是上部天神也难以发现踪迹。”

    “哼,你们天罚处,专门负责此事,到现在连那小子的人影都找不到。”公羊刃面色深沉的看着胤鲸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