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零一章 沧溟到来!

    “不错,牵扯到焚天天术的问题。”单罪腾负手而立道:“上面铭刻着一部分焚天天术的篇章。”

    “焚天天术篇章!”胤罪浪闻言身影一震,他失声道:“果然如此,焚天天术,焚天天术.!”

    此刻的胤罪浪眼神炽热,透发出强烈的占有欲望,焚天天术乃是传闻之中的天术,能修炼出焚天天火,恐怖如斯。

    “虽然存在一部分焚天天术篇章,可是这一部分篇章却是最为根基的。”单罪腾望着虚空道。

    “最为根基的又如何?若是能修成也相当于掌握着一门强大的天术。”胤罪浪眼神炽热的道:“战斗力也凶猛提升爆表。”

    “这就是上面下达严格命令的原因,必须夺取焚天天炉,我这次的任务就是辅佐你夺取。”单罪腾看着胤罪浪道:“同时寻找林枫的踪迹,将其缉拿,此人穷凶恶极。”

    “哦,好,既然是上面的事情,我们全力以赴。”胤罪浪负手而立望着虚空道:“星焰天府的这些门阀已经暗中串联在一起,夺取这焚天天炉。”

    “哼,一帮杂鱼而已。”单罪腾冷哼一声道。

    “不要小看这些杂鱼。”胤罪浪负手而立道:“他们各个都是亡命之徒,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些门阀做事凶狠无比,而且他们想方设法大衍天洲的一些门阀联姻,也取得了一些成绩。”

    “这又如何?”单罪腾负手而立,眼神冷漠的道:“这次一样大开杀戒,为了焚天天炉必须如此。”

    “好了,从今日开始,就带着窥天镜,在星焰天府的范围之内行走,寻找这林枫的踪迹。”胤罪浪吩咐道:“一定不能让此人跑掉。”

    “这个自然。”

    单罪腾望着虚空淡漠的道,当即俩人的身影转身走入星焰矿区深处消失不见了。

    剑渊茶亭,

    静悄悄的,今日并未营业。

    剑火王的身影站在一处湖边,他的背后站着剑浪天,剑龙越等人的身影,不管是剑浪天还是剑龙越都是剑渊在星焰天府的势力,而这些人都要受到剑火王的节制,当然也只是节制而已。

    除了剑浪天,剑龙越之外,还有数十尊身穿黑衣的身影站在他们的身后,一个个保持着严肃。

    就在这时,

    一顶轿子出现在剑渊茶亭的门口,抬着轿子乃是十尊强大的中部天神,走在最前边的是一位白发披肩,神色桀骜不驯的青年男子,青年男子手持折扇,他目光俯视着剑火王等人的身影。

    “恭迎七小姐大驾光临。”

    这时剑火王,剑浪天等人的身影纷纷跪在地上行礼,叩首膜拜那一顶轿子。

    “诸位免礼。”轿子里面传来了一道悦耳动听的声音,一名绝美的女子从轿子里面走了出来,这女子眉目如画,娇颜似水,一袭白衣,光彩照人,这女子正是沧溟。

    此刻沧溟身上流动着强大的气息,一股不输给中部天神的气息,她的身影缓缓走了下来。

    “多谢沧溟小姐。”剑火王恭敬的站起身来,其他人比如剑浪天,剑龙越等人纷纷站起身来。

    “其他人都下去吧。”这时那白发披肩,手持折扇的青年男子走了上来俯视着剑火王道。

    “哦,知道了。”剑火王闻言一愣,而后将其他的人都遣散了。

    “剑火王,这次我们来有两件事情,一件是小姐的事情,一件是剑渊的事情。”白发披肩的男子望着剑火王道,他手里拿着折扇。

    折扇上浮现出三个墨字。

    “剑仁王!”

    “剑仁王”正是此人的名号。

    一位剑渊之中的上部天神,踏入上部天神巅峰的人物。

    “哦,剑仁王,但说无妨,小姐的事情自然是剑渊的事情。”剑火王看着剑仁王笑着道:“我们全力以赴,一定能办到。”

    “沧溟小姐,请说。”剑仁王看着沧溟的时候,他脸上露出彬彬有礼的笑容,展现出一丝玉树临风的风采。

    “火王叔叔,是这样的,我想寻找一名从下界来的人,名为林枫。”沧溟看着剑火王抿嘴笑着道:“我需要抓捕他回到剑渊受审。”

    “林枫?从来没听说过此人。”剑火王闻言摇头道。

    “哦,你若是听说过就好了。”剑仁王望着剑火王淡淡的道:“根据我们剑渊的调查,林枫此人恐怕来到星焰天府里面了,所以调查此人踪迹的事情交给你,记住,不要伤到他了。”

    “哈哈,这个自然。”剑火王哈哈大笑道:“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

    “谢谢火王叔叔。”沧溟闻言绝美的脸颊上流出一丝喜色。

    “沧溟小姐,这是我们分内的事情。”剑火王恭敬的笑着道:“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嗯!”沧溟轻轻点头。

    “剑仁王,还有什么事情?”剑火王目光望向剑仁王道。

    “第二件事情牵扯到焚天天炉的事情。”剑仁王负手而立望着剑火王道:“这次必须寻找到焚天天炉,所以上面派遣我来协助你处理这件事情,决不能落入刀狱的手里。”

    “你放心,我也调查了这件事情,绝不会落入刀狱的手里。”剑火王望向剑仁王笑着道:“传闻那上面铭刻着焚天天术的一部分篇章。”

    “这不是传闻,根据剑渊情报,上面本来就铭刻着一部分焚天天术的篇章。”剑仁王看着剑火王道。

    “什么?真的铭刻着焚天天术篇章?”剑火王闻言变色道:“这么确定?”

    “当然确定,焚天天术乃是昔日鸿钧天君留下来的天术,而这一口鼎炉乃是他昔日炼器用的,他闲来无事的时候就将一些感悟铭刻在上面。”剑仁王解释道:“所以上面有的不止是篇章。”

    “难怪星焰天府的那些门阀势力疯狂起来了。”剑火王负手而立道:“为了几颗开天丹皇疯狂的争夺着。”

    “这是改变他们命运的机会,他们自然不会错过其中的任何一环。”剑仁王负手而立道:“这三颗开天丹皇落入哪一家的手里?我们要小心这一家。”

    “没有落入任何一家。”剑火王冷笑着道。rz90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