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七十二章 大管家打脸开始!

    “重新开辟丹田宇宙,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操大师神色严肃的看着端木屠道:“随意准备几样天药调制下,就能为重新开辟丹田宇宙打下根基的话,那天界已经满大街这样的人了。”

    “哦,操大师说的对。”端木屠咬了咬牙道:“端木弼,你速速让人好好准备下天药。”

    “是!”

    端木弼闻言恭敬的道。

    “慢着!”

    就在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从端木府邸东边的方向传来。

    “端木刀?”

    端木弼听着这道身影面色微寒的望向端木府东边的虚空之中道:“哦,这里没有你的事情。”

    “我是端木家的大管家,当然有我的事情。”端木府东边的虚空之中走出四道身影,为首的一人正是端木刀,此刻的端木刀放佛年轻的几岁,他容光焕发,面色红润,乱发飞扬。

    举足之间透发出强大的自信。

    他身边跟着林枫,戬阁主,司空飞三人。

    “哦,端木刀,我让你赶出这个招摇撞骗的野鸡,你居然还将此人留在端木府。”端木弼眼神冰冷,食指指着林枫的身影道。

    “他是我端木府的客人,我自然将他留在这里,而端木弼你才是欺上瞒下,带着一个乡下的野鸡在这里招摇撞骗,愚弄家主。”端木刀大手伸出,手指指着端木弼的身影喝道。

    此话一出,操大师顿时脸色直冲,他身上带着冰冷的煞气,很明显端木刀口中的野鸡正是他。

    “端木家主,我希望你给我一个交代。”操大师目光深沉的看着端木屠道:“大师之名不可辱,必须以鲜血洗去羞辱。”rz90

    端木屠脸色深沉,他的目光望向端木刀道:“大管家,这里没你的事情,给我退下去。”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端木家。”端木刀迎着端木屠的目光道:“我不希望你被欺瞒。”

    “放肆!”

    这时端木弼沉声爆喝一声,他身上的气息节节攀升,巍峨的身影走向端木刀,目光盯着端木刀冷冷的道:“端木刀,我今日就将你拿下,你大逆不道,顶撞家主,羞辱大师,死罪难逃!”

    “轰!”

    一阵轰隆之声从端木弼身上炸起。

    他身上爆发出无比可怕的气息,这股气息横扫方圆数千里时空之中,左手伸出,在虚空之中不断的打出天印,每一道天印浑然天成,天印深处浮现出开天辟地的场景。

    “轰隆!”

    九道天印出现,直接在虚空之中组合在一起,爆发出绚烂的天光,天光深处浮现出一柄绚烂的天剑,天剑横空,霸气无比。

    “这是我们端木家至高剑道境界!”

    “九方世界灭剑天术!”

    “不错,正是传说中的九方世界天剑术,真是想不到端木弼管家居然修成了这一门天术!”

    “厉害,真是厉害!”

    “这次端木弼管家怒了,彻底的怒了!”

    “端木刀这位大管家倒霉了!”

    “端木刀哪里能抵挡住这一剑,他的丹田宇宙世界是衔接出来的,发挥出的力量有限。”

    “是啊,端木刀这位大管家的时代过去了,从此我们端木家迎来端木弼的时代。”

    许多端木家的强者看着这一幕纷纷叹息不已,端木刀这位端木家的大管家今日注定要扑街了,注定要被端木刀踩在脚下,不过端木家的家主端木屠却死死的盯着端木刀的身影。

    端木刀的身影站在虚空之中,发丝舞动,单手背负,目光平淡如水的望着施展绝世天术的端木弼。

    “铮!”

    端木弼的身影横空而来,他身上爆发出浩瀚无疆的气势,手里的天剑光芒更加旺盛,一剑斩出,天地失色。

    这一剑让任何中部天神都要逃避。

    纵然是上部天神也不敢小看这一剑。

    一剑劈向端木刀的头颅,眼看着劈在端木刀头颅上的时候,端木刀抬起头,发丝随风舞动,他的手雷霆伸出,直接夹住了端木弼这一剑。

    “铮铮.!”

    无尽的剑鸣之声响起,端木弼的天剑疯狂的攻击着端木刀的手指,妄图将端木刀的手指震碎,可是任凭他的天剑攻击,这端木刀的手指就是纹丝不动。

    “不可.能!”

    端木弼勃然失色,他做梦也想不到端木刀的力量会在如此短暂的时间之中提升到这一步。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端木刀依然单手背负,目光俯视着端木弼道:“你在我眼里依然是一只爬虫,你不是我的对手。”

    “轰!”

    他说话的瞬间,一脚踢出。

    这一脚速度飙升,狠狠的踢向端木弼的胸口。

    “吼!”

    端木弼仰天嘶吼一声,他的身体疯狂的后退,妄想避开端木刀这一脚,可还是慢了一步。

    “碰!”

    端木刀这一脚狠狠地踢在了端木弼的胸口上,将端木弼的身子狠狠的踢飞了出去,撞击在端木府深处的一些山丘上,这些山丘崩塌,大地震动,端木弼的身子飞出上千里。

    他浑身都是鲜血,趴在地上挣扎着。

    这一幕让所有端木家的人瞠目结舌,尼玛,端木刀怎么忽然变的如此牛逼了,直接一脚爆了端木弼,同样有许多人脸色惨白,这些人原本是端木刀的人,后来投靠了端木弼。

    “咔嚓!”

    操大师面色阴沉如水。

    “端木家主,给我一个交代。”操大师面色阴沉的盯着端木屠道:“你们端木家就这样对待客人,若是传了出去,我在大衍天洲的许多朋友会很生气的。”

    “哦,操大师,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让你满意的离开端木家。”端木屠负手而立望着操大师道。

    “好,好,好!”操大师闻言食指指着端木刀道:“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端木刀没有理会操大师,而是身影来到端木屠的面前行礼道:“端木刀给家主行礼。”

    “哦,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家主?”端木屠负手而立,神色威严的望着端木刀:“给我一个解释,若是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今日将你亲自击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