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六十六章 打成狗!

    “给我破!”

    在这一刻司空飞身上冲出了一杆长枪,这是一件中品天神器,中品天神器横空出世,焕发出绚烂的天光,天光辐射三千里虚空,直接将周围的黑色洪流震散了出去,而司空飞的身影躲在天光之中。

    “轰!”

    长枪横空冲向苍穹之中,司空飞的身影跟着横空而起,他的力量疯狂的注入长枪之中,他神色狰狞,眼神带着几丝嗜血。

    “轰轰...!”

    长枪爆发出的力量不断的轰开这些黑色的洪流,震散那些毒气,司空飞的身影升空上千里。

    “不错,不错,司空飞,不愧为中部天神,可惜注定难逃劫数。”林枫冰冷的声音响起道:“今日我要活捉你。”

    “哼,卑贱的爬虫,这次你死定了。”司空飞冷哼一声道。

    “哦,这星焰沼泽十分之一的水流你才勉强抵挡,那剩下的水流我看你如何抵挡。”林枫冰冷的声音传来道。

    此话一出,让司空飞脸色煞白。

    “轰隆!”

    就在这一刻他头顶上倾洒而下的黑色洪流暴涨数倍,力量崩天灭地,宛若天界大海决堤,直接倾洒在他头颅的上空之中,他手中的长枪爆发出的光罩直接崩裂在虚空之中。

    “啊!”

    司空飞仰天发出不屈的吼声,他的身影被淹没在黑色的洪流之中,他麾下的那些下部天神更是被冲的没影了。

    这片大地重新化为一片毒气森森的沼泽,沼泽上漂浮着一道身影,正是司空飞的身影,这厮浑身腐朽,奄奄一息,他的手里握着一杆长枪,长枪都腐烂了,彻底失去的光泽。

    虚空之中浮现出一道身影,这人正是林枫。rz90

    “司空飞,如何?”林枫望着司空飞笑着道,说话之间他的脚缓缓的踩下去,直接踩在司空飞的脸上。

    “吼!”

    司空飞发出低沉的咆哮,他张嘴咬林枫的脚,却被林枫闪电般避开了。

    “我不会杀你。”林枫俯视着司空飞神色淡漠的道:“你从此以后就是我的一条狗。”

    “爬虫...休想!”司空飞满脸是血,神色狰狞的望着林枫道。

    “本座不与你废话。”林枫目光俯视着司空飞道:“待我祭炼我的天神器,再好好收拾你。”

    说话间他的手里出现一根绳子,这一根绳子呈现暗金色,正是胤刀以前炼制的一件下品天神器,名为噬心神绳,专门折磨人,能时刻渗出刀光,刀光有着噬心神力。

    “嗖嗖...!”

    噬心神绳横空而出,直接捆住了司空飞的身体,顿时司空飞发出更加惨烈的叫声,而后噬心神绳横空而起,飞向数千里的高空之中,将司空飞的身体高高吊在高空。

    “吼!”

    凄厉的吼声从司空飞的喉咙发出。

    林枫望着被吊起来的司空飞目光淡漠,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吊起一位中部天神威慑其他人。

    而后他的身影走出这片沼泽区域,来到沼泽区域的边缘运转大命运生机天术恢复体力,准备祭炼锁天葫芦。

    锁天葫芦第二层封印已经打开。

    他只要将其再次祭炼,就能将司空飞收入锁天葫芦之中,从此以后这司空飞将成为他的奴隶。

    一位中部天神做奴隶,更能彰显出林枫的身份和实力。

    “哈哈...!”想到这里林枫仰天狂笑着,他身上涌现出浩浩荡荡的生命本源气息,体内的力量开始复苏。

    一炷香之后,

    他的脸色渐渐红润,力量复苏到巅峰状态,身上焕发出淡淡的大命运天术光芒,光芒辐射周围数里,而后他指向虚空,虚空之中出现一个黑色的葫芦,正是锁天葫芦。

    “嗖!”

    一滴猩红的鲜血横空而出,射在锁天葫芦上,锁天葫芦顿时释放出淡淡的血色光芒,将林枫的身影彻底笼罩在其中,林枫开始对锁天葫芦进行漫长的祭炼。

    而距离这片区域数千里的虚空之中站着俩道身影,这俩人一个是戬阁主,另外一人剑刄。

    原来俩人并未走远,而是想看看林枫和司空飞之间的斗法,只是这一场斗法和他们完全想象的不一样,俩正面争斗都没有,这位司空飞直接惨败,而后被吊在沼泽的上空之中。

    “不愧为木大师。”戬阁主望着毒气上空之中被吊起的司空飞叹服道。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剑刄目光深沉的望向戬阁主道。

    “大衍天洲那边来的人,剑刄,我希望你不要为难木大师,否则你会很惨的。”戬阁主冷冷的盯着剑刄道。

    “哦,在大衍天洲,我们剑渊还没惧怕过任何势力!”剑刄冷冷的望着虚空道:“更何况在星焰天府!”

    “哦,我话已至此,随你如何。”戬阁主闻言冷冷的道,说话之间他的身影转身离去了。

    剑刄目光深沉似水,脸色阴晴不定的望着被吊在沼泽上空的司空飞,他终究没有出手干涉,而后也转身离去。

    时间渐渐过去。

    三日之后,星焰沼泽岸边林枫的身影依然盘膝而坐,他的面前漂浮着锁天葫芦,一抹血光将他和锁天葫芦链接在一起,始终对锁天葫芦进行祭炼,忽然锁天葫芦上林枫的烙印爆发出灿烂的光芒。

    天光大盛!

    他在上面的烙印凭空增大一圈。

    “收!”林枫指着锁天葫芦大袖一挥,锁天葫芦横空而起落在他的面前,锁天葫芦上华光尽逝。

    而后他拿着锁天葫芦踏空来到这片毒气沼泽的上空之中,这上空之中依然吊着司空飞的身影,司空飞奄奄一息,浑身漆黑,血肉腐朽,体内的元神达到崩溃的边缘了。

    “不愧为中部天神,能扛到现在。”林枫负手而立望向司空飞笑着道:“现在愿意做我的一条狗吗?”

    “我...愿意你...!”司空飞目光怨毒的盯着林枫,这三日经历的痛苦比这一生经历的痛苦加在一起多上百倍。

    “哦,很好,你果然愿意做我的一条狗!”林枫目光俯视着司空飞的身影笑着道:“学一声狗叫让我听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