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二十章 神罚天王出手!

    “苍天绝脉洗髓伐毛?”身披黑色鬼袍的男子目光阴森的俯视着北漠神殿道:“好可怕的血液,这是半步天神的血液,昔年的那位九天霸体。”

    “摧毁!”

    身披青铜神甲的九脸神皇双眸冰冷的望向北漠神殿上空的造化神钟,忽然之间他缓缓的伸出手,手掌心出现一根神矛,这一根神矛带着破灭诸天的气息,凌厉气息不输给太古天神杀阵。sa:f

    “嗖!”

    他直接握着神矛,而后狠狠的刺向北漠神殿上空的造化神钟。

    “嗖!”

    一道爆破声音在虚空之中划过,这一根神矛携带着毁天灭地的神力,直接刺杀向北漠神殿上空的造化神钟,造化神钟深处神罚天王神色狂变。

    “永生造化!”

    “命运之歌!”

    就在这一刻神罚天王的身体焚烧起来,熊熊烈火,她的体内涌现出毁天灭地的神力波动,在这一股神力波动涌现而出的时候,虚空之中浮现出许多命运神符,这些命运神符赫然十大命运神符,大命运神符萦绕在虚空之中。

    “轰隆!”

    这些大命运神符化为滚滚潮流,和那些神力融合在一起,而后席卷向整个造化神钟的空间深处,顿时造化神钟像是苏醒了一样。

    “铛铛!”

    古老的钟声响起。

    造化神钟爆发出无量神光,神光照耀神界的上空之中,在这一刻造化神钟才真正意义上发挥出神器应有的神能,神能直冲九天十地,彰显出造化神威。

    “铛!”

    古老的钟声继续响起。

    造化神钟上冲出一股可怕的音波,这音波实质化,神金色,神金色的音波成千上万道席卷向北漠神殿的上空之中,直接轰击在那一杆从天而降的神矛上面。

    “轰轰”

    两股恐怖的神力在虚空之中震动,发出剧烈的碰撞,毁天灭地的乱流直冲天地之间,天地之间充斥着毁灭的气息,时空崩溃,延绵近百万里区域不止,那一杆神矛在虚空之中彻底崩溃,而那神金色的音波直冲九天,气势越来越霸气。

    “咔嚓,咔嚓”

    天地之间电闪雷鸣,犹如灭世雷罚来临。

    乌云密布,延绵百万里区域,直接将这俩位九脸神皇笼罩在其中了。

    “神罚天王!”

    “大命运神术!”

    身披黑色鬼袍的九脸神皇目光骇人的望着虚空道:“你居然复活了?”

    “好很好,没想到你真的掌握了大命运神术,神罚天王,很好,很好,告诉林枫,是我异魔神皇夺取了那名神族女子的生命。”身披青铜战甲的九脸神皇目光炙热的望着北漠神殿道:“真是可惜了,哈哈,一个极品女人。”

    “滚!”

    造化神钟深处传来了一股浩浩荡荡的声音,随着这声音的响起,造化神钟上面震荡出更为恐怖的神金色气流,这些神金色气流直接席卷向忽然之间化为一张神金色的手掌,神金色的手掌在虚空之中化为三十三道,三十三道掌印浮现而出,一掌劈杀向俩大九脸神皇,俩大九脸神皇变色。

    “三十三天造化神掌!”

    “轰!”

    就在俩大九脸神皇变色的时候,三十三道掌印已经将俩人的身影淹没在其中了,俩大九脸神皇的化身瞬间崩溃,化为漫天烟灰消散在虚空之中,俩人愤怒的咆哮从乱流之中传来。

    乱流散去。

    北漠神殿上空之中恢复平静。

    可是这突然爆发的一幕让北漠神殿众多强者震撼不已,各个噤若寒蝉,在这种恐怖绝伦的力量面前,他们的力量宛若蝼蚁一样,造化神钟空间深处神罚天王的身躯已经化为影子,她气息虚弱,脸色惨白如纸,嘴角溢出一抹鲜血。

    “姐!”

    林枫走了上去扶住了神罚天王的肩膀。

    此刻的林枫脸色铁青,北漠神殿高空之上,那惊天一矛冲击而来,哪怕他没有觉察出,像是当初被太古天神杀阵攻击一样,知道神罚天王雷霆出手挡下来,他这才反应过来。

    “我没事”神罚天王深深的望了林枫一眼,而后化为一颗鸿蒙子落入林枫的怀中。

    “老爹!”

    “林枫!”

    不远处帝一,仙不归,林苍穹,林羽等人的身影纷纷走了过来,他们此刻也是脸色难看,这突如其来的剧变,让他们毫无防备,那毁天灭地的神力,足以透过造化神钟毁灭他们在场的人,哪怕林羽,林苍穹不死也要重创。

    “没事了。”林枫闭上眼睛深深的望了林羽,林苍穹等人道。

    “这摆明了想阻挡小天洗髓伐毛。”帝一沉声道:“林枫,是其他三大神殿背叛了我们?”

    “和他们无关。”林枫闻言摇头道:“这个势力是隐藏在诸天之中的另外一股黑暗势力,非常恐怖,诸天动荡越来越厉害,好了, 你们潜修,这里的事情交给我一人足够了。”

    帝一,仙不归等人沉默的点点头,而后转身离去了。

    林羽和林苍穹却不肯离去,俩人站在林枫身边望着承受洗髓伐毛痛苦的林诸天。

    “小羽,苍穹,修行去,小天这一关必须过去。”林枫望向俩人露出一丝微笑道:“你们有了力量才能庇护身边的亲人,去吧。”

    “老爹,你是不是觉察到什么了?”林苍穹望向林枫忽然道。

    “你们不要问这么多,记住,静心修行,不能因为自己体质特殊,而心生骄纵。”林枫望着林苍穹语重心长的道:“小羽也是如此。”

    “知道了爹。”

    林苍穹和林羽俩人微微点头。

    “道玄,你也不要妄自菲薄。”林枫望向不远处的林道玄语气温和道,四个儿子之中,未来林道玄的战斗力最低,他反而更担心林道玄,还有女儿婷儿。

    这次回来并未见到这丫头,已经出去历练去了。

    “老爹,我知道了。”林道玄闻言点头道。

    “大道至简,也许最为普通的才是那最完整的。”林枫望向林道玄静静的道:“道玄,小天画出那些画,你可以看看,好好观察观察。”

    “知道了,老爹,我知道你担心我。”林道玄闻言露出微笑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