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风景这边独好!

    “夜入丹阳郡,天高气象秋。海隅云汉转,江畔火星流。城郭传金柝,闾阎闭绿洲。客行凡几夜,新月再如钩。”━━孙逖《夜到润州》

    .

    “我擦,就这么就死翘翘了?”

    周泽桥瞪起他的那双小绿豆眼,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

    “离开那远一点,看来他的蘑菇确实厉害,刚才的毒阵,就是他扔的这些蘑菇布置的。”

    诸葛浪说完,众人立刻向后退了几步,躲开了那散在地上的大口袋。

    那些晶莹透明、颤颤巍巍的如西洋吃食果冻一样的蘑菇,此时在众人看来,简直就是恶魔的毒牙!

    “哇!这么厉害的吗?一个小小的蘑菇,居然有如此剧毒,咱们的战马基本都报废了。”

    盲僧李青很少开口说话,但这次却是被震惊到了。

    “唉,中了毒的战马其实倒是不多,但可惜的是,前面的中毒后,便如发了疯一般,把后面的马都给影响了,最后全失控了。”

    铁中堂看着前面倒在草丛和树林边的那几匹死马叹息了一声,他看到的是死在当场的,还有一些不知道是受惊后跑到哪里去了,或许在密林里毒身亡也未可知。

    总之,现在不仅前路危险,不仅随时有可能出现有毒的陷阱,而且已经没了战马,虽然这些都有武功,但也不是光靠双脚走回去的事呀。

    “好一派风景秀丽的去处,居然成了杀人的陷阱所在,真是可惜了。”

    诸葛浪站起身,放眼四顾,觉得这里如此风景如画,宛若人间仙境,却遇到了敌军的伏击和陷阱,实在是无法在心理上让人接受。

    “你错了,越是这样的环境,越是容易让麻痹大意,让人产生松懈心理,这样的地方,才是最容易设伏截杀。”

    李青淡淡地回应了一句,周围的人深表赞同。

    “哈哈哈哈,听说天汉皇朝有了一支非常厉害的奇兵,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众人正在商议,忽听一个粗犷的声音猛的响起,虽然所说的内容是褒扬的话语,但语气中明显带着不善的意味。

    刚受到毒蘑菇阵袭击的众人几乎成了惊弓之鸟,闻听声音便齐刷刷转头,看向说话之人的方向。

    只见密林里走出一位服装怪异,手执长矛和金灿灿盾牌的军士。

    此人头上戴着一顶奇异的头盔,头盔上是一排竖直而立的如修剪完的马鬃般的饰物,身上穿着的是革制的护甲,护甲是马甲状的,露出赤膊和胸背,护肩、护膝和护肘都是金闪闪的金黄铁铠,下身是革制的裙子一样的服饰,脚几乎是**的,踏着类似草鞋一样的鞋子。

    此人肌肉强健如铁块,再配上古铜色的肌肤,充满了力量感。

    这位如蛮荒之地来的野蛮人一般强壮的军士,浓眉大眼,满脸络腮胡茬,面部线条如刀削般立体,颇显坚毅之风。

    “你是何人?!听口音,还有你这打扮,嘿,你既不是德玛人,也不是鞑靼人。”

    钢德大手向这个忽然出现的神秘人一指,虽然现场气氛有些诡异,但气势上绝不输于对方。

    “我们,便是斯巴达!”

    这人用长矛一敲盾牌,吼声如雷。

    “斯巴达!”

    密林里又响起了一群附和的怒吼,声震天地苍穹。

    随着这群怒吼声响起,密林里涌出一大群这此人一样装束的军士。

    这群人皆是手执长矛和盾牌,个个肌肉强健如铁块,浑身散发着杀伐一切的气势,直似战神下凡。

    “啊呀呀,居然这么多人?”

    周泽桥一看便眼睛直了,吓得畏缩向后,鞋子已经踩在了溪水里,却是完全没有觉察。

    “哈哈,这里风景如画,适合为英雄陪葬。诸位天汉来的英雄,能够葬身于此,也是莫大的福分。”

    这名为首的斯巴达人,爽朗地笑了一声。

    “傲慢的天汉人,你们值得骄傲,能够被我们斯巴达人称为英雄的人,可是不多。”

    为首之人身边,另一个斯巴达人宣读法典一般的声音,让诸葛浪等人听着既新奇,又有一些莫名的不舒服。

    “我们斯巴达人征战多年,戎马一生,见惯了刀光剑影,悲伤离别。经过多少这样的美景却不曾留恋地看上一眼,如今,能在此处恰逢诸位天汉来的英雄,在如此秀美风景里决一死战,实乃你我之荣幸。”

    那个为首的斯巴达人话语铿锵,莫名地带着一种悲壮。

    “啥子?决一死战?你们是敌人,不是朋友噻?”

    诸葛不亮听后抽了一口凉气,众人也都大吃一惊,紧张地将兵器纷纷握在手中。

    毕竟,虽然诸葛浪所带领的二十人武功高强,武艺精湛,但人数处于极大的劣势,对方从密林里涌出来的人,足有三百余人。

    “诸位远道而来的朋友,我天汉有句古语:‘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们天汉人也久仰骁勇善战的斯巴达人。拉哥尼亚平原与雄壮的泰格特斯山脉孕育了英勇的斯巴达人,斯巴达人以自己的英勇和顽强谱写了壮丽的诗篇。我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而不是敌人。”

    诸葛浪热情地向着对面这些蜂拥而至的斯巴达人说着话,观察着他们的表情。

    “哈哈,这位年青的朋友看来对我们斯巴达人还是有所了解的。不过,虽然我们也仰慕具有古老东方文明传统的天汉人,但我们此次却无法成为朋友,我潘森也只能从口头上称呼你一声‘朋友’,却逃不过我们要相互为敌的命运。”

    这个自称是潘森的为首之人双手一摊,将长矛和盾牌分向两旁,肌肉伸缩间,尽显力量的美感。

    “这是为何?”

    诸葛浪猜测他不可能会得到真实的答案,但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想找出这些斯巴达人埋伏在这里,伺机对他们发动攻击的原因。

    “哈哈,年青的朋友,我只能说,我们受了别人的委托,要将任务完成。斯巴达人从不做背信弃义之事,言必信,行必果,这不光是你们天汉人的信条,也是我们斯巴达人忠贞不二的操守。”

    潘森说着,用力将长矛在盾牌上重重地磕了一下,声振四方。

    其他的斯巴达人也都这样重重地磕了一下盾牌,整个峡谷都轰然回荡。

    “拿起你们的武器吧,能死在这风景优美的峡谷里,也是很庆幸的事了,不知道我死后,是曝尸荒野,还是能像你们这样幸运,能埋在这样风景如画的地方。唉…”

    潘森说完,长矛开始向前平举。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