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回:总把头一言平争渡 小书童乱点鸳鸯谱(2)!

    “依我看,要是按照常规,让这二人自行相处,是不可能成事的。浅浅姐生来腼腆,王云龙笨嘴拙舌。非得公子我出马,予这两位金童玉女,制造一个契机才行。”

    费英东迷茫的看着额亦都,问道:“你又想搞什么鬼?”

    额亦都双手背后,背过身去,缓缓的迈出了厅堂,他边走,边学老学究样子:“待我考虑考虑。”

    额亦都思虑一了个时辰,返回了聚义厅,费英东正在研究广宁的地图,见额亦都又拐了回来,说道:“你转悠什么呢?”

    额亦都不怀好意的笑道:“哥,你也别太忙了,马上就是春天的末尾了,你我兄弟都忙于琐事,也没空欣赏这山林的风景,我听说锦州城外,有一树林。林子里面有獾子、獐子、狍子,我提议,咱们去趁着春风和煦,进去狩猎一次,你意下如何?”

    费英东听后,勃然起兴,回道:“提议是不错,要是带上火种,便可就地烘烤,过一过嘴瘾到是不错!”

    “没错没错,再多带些酒,边吃边喝,岂不快哉!”额亦都欢喜而言。

    费英东转而一想:“你是想让王云龙和浅浅也去?”

    小书童看意图被点破,笑嘻嘻的点了点头:“择日不如撞日,明日咱们就去。我就和王云龙说,是你命令他去的啊。”

    额亦都不等英东回应,快速跑出额聚义厅,直奔王云龙的客房而来,告知他明日锦州城外,总把头约他一起打猎,且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他商讨。

    王云龙是个老实人,问道:“额亦都公子,在山寨说不行吗?为什么要下山呢?”

    额亦都装作一副神秘的样子,鬼鬼祟祟的压低了声音:“这是要查看地形,我进屋子的时候,看到英东哥在看地图,肯定是和联防后金有关。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啊,这是个军事秘密。”

    王云龙十分相信,认真的说:“哦哦,原来是这样,小公子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

    王云龙把明日的狩猎,当成了头等大事,说是明天早起,随时等着额亦都来喊他。

    额亦都看说服了王云龙,又跑到后院来找华浅浅,此时她正在浆洗衣裳,额亦都故意放轻了脚步,偷偷的来到她背后,突然大叫一声:“浅浅姐姐!”

    华浅浅被吓得,惊叫了一声,本能的用手捂住了胸口,侧身一看,原来是额亦都,她舒缓了一口气,责怪道:“你也太调皮了,来戏弄我做什么?”

    额亦都用手,挠了挠后脑勺,笑呵呵的说:“好姐姐,我来看看你。”

    华浅浅拨了拨额前的秀发,转过身去,继续洗衣,然后问他:“我看这两天,山寨中来了不少英雄人物,英东少爷肯定忙坏了,你不去帮忙,在这里晃悠什么?”

    “这不是大事说完了嘛,那些寨主都回去了,就是因为这个,我英东哥这两天忙得很,刚才还和我讲,想着明天下山狩猎。这不,让我来问问姐姐,可否一同前往,等打到了野味,咱们席地烤肉,不是也挺有趣味么?”

    额亦都弯着腰,勾着头,等浅浅答复。

    “伺候少爷,是我们做下人的本份,少爷既然让我跟着,我就不能推辞。还用得着托你来问?故意这样说,我知道你尊敬姐姐,我心里记着你的好。”浅浅温柔回到。

    “就是不知道,形孤大哥是否……”

    浅浅欲言又止。

    “去啊,他和我英东大哥形影不离,这你还不知道?我现在就通知他啊!”额亦都脑中飞快,一溜烟的又跑走了。

    浅浅望着小书童的身影,关切道:“你慢点跑。”

    可是她脸上,已经露出了高兴之神采。

    额亦都闯进了练功房,莫形孤也被吓了一跳,当他说到,明日下山捕猎的时候,形孤期待不已,问他:“除了咱们三个,还有谁同去?”

    额亦都回了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罢,又跑走了。他心中还记挂着一件事,就是去通知苏如烟。

    苏寨主和古沐琳的客房,离后门不远。因为是女子,就故意设在了人少的地方。额亦都为了避嫌,在道路上时,就一直喊:“苏寨主!苏寨主!”

    直到院子内,有一轻柔的女音回道:“是额亦都公子吧。如烟马上出来!”

    话音落下,苏如烟就来到了道路上,额亦都顷刻间,就闻到了一股芳香,沁人心脾。他再看苏寨主,肌肤若冰雪,绰约如仙子。不由得让额亦都想到了两句诗:

    态浓意远淑且真

    肌理细腻骨肉匀。

    额亦都赶紧回过神来,说:“如烟姐姐,没想到,还听得出小可的声音。”

    如烟清音而回:“小公子,不知找我何事?”

    “我英东哥说,请苏寨主再多留一日,明日清晨,前去锦州城外捕猎,不知苏姐姐可愿前往?”

    额亦都的邀约,恰好击中了苏如烟的心房,她本就想找几个机会,和费英东谈谈心。当下,可真是天随人愿。

    苏如烟颤抖了一下,再问:“可是总把头亲口所说?”

    额亦都一摆手,道:“我哪里有这个胆子?要不是我哥哥嘱托我,我怎敢来撒谎?明日一早,我就来喊姐姐。”

    额亦都确实没和费英东商量,此时,他心中发虚,就想跑开,一转头,就看到了一个肤色黝黑的俏丽女子。

    古沐琳堵住了他离去的道路,额亦都被两个女寨主,夹在了道路中间。

    “母……古寨主!”额亦都本想喊“母夜叉”,可觉得不礼貌,才改口。

    “小子,我问你。明天下山,都有谁?莫形孤去不去?”古沐琳气势汹汹。

    自从离了镇远堡的白鹰帮,小书童对这个“摧花母夜叉”十分忌惮,今天看她发问,他也不敢撒谎:“去……去吧!”

    古沐琳一掐腰,皱着眉头道:“好啊,刚才我问他,明天干什么去,他说要和总把头下山,原来就是去玩耍啊,那明天我也得去!”

    额亦都“啊了一声,道:“你也去?”

    古沐琳白眼半翻:“怎地?你不欢迎我?你忘了在我那里,我怎么好吃好喝的招待你了?你这个没心肝的坏小子!”

    额亦都不敢回话,只能闷着头道:“好,好吧。”

    古沐琳让出了道路,来到苏如烟身边:“苏寨主,明儿个,咱们俩一起打猎去,也让我见识见识,苏寨主的箭法!”

    苏如烟礼貌的笑了笑,勉强答应了下来。

    额亦都一边走,一边犯愁:“这不是乱成一锅粥了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